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,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、東TOUCH、PCM電腦廣場、CAZ Buyer車買家、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-Magazine網站,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,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,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!
submit
submit
主頁  > 娛樂放題  > 留星語 2017 年 03 月 19 日

非常爸爸 曾志偉

娛樂圈中不少人慣以「爸爸」來稱呼曾志偉——明明有教導傳承之恩,不叫「師傅」;明明有帶挈搵食之義,也不叫「大哥」——尊稱「爸爸」,情同至親,敬重中包涵愛。

事實上,志偉向來提攜後輩不遺餘力,過去成功發掘了不少新導演、新演員,接拍低成本電影《一念無明》,亦是存心成就新晉導演黃進,更幫對方找來余文樂和金燕玲「落叠」零片酬義演,聽聞連開鏡燒豬,也是他自掏腰包倒貼。「 開飯加下餸都有嘅,一隻豬更加唔使幾多錢。」

圈中公認的大眾好人,卻聲言現實中是個「缺失爸爸」,自愧忽略子女,沒有付出太多時間陪伴他們成長,看到《一》片中的余文樂,每每令他想起兒子曾國祥,想幫對方卻不知從何入手,就如片中他飾演的「廢柴爸爸」一樣,拋下兒子獨力照顧病母,間接釀成了一場悲劇,那份長期放在心底的內疚感,他說,都是自己身為「爸爸」時的感受。

憑《一》片獲台灣金馬獎、大馬電影節及香港金像獎提名「最佳男配角」,兒子曾國祥則憑執導電影《七月與安生》,在幾大電影頒獎禮中同屆獲提名「最佳導演獎」。去年金馬獎當日,兩仔爺加上女兒寶儀,撟手走過紅地氈,志偉回想起來也深感欣慰。「作為父母,咁就放心喇!」

非常人父,道出對兒女最平凡的期盼!

 

 

提攜後輩

《獎門人》幾代「獎老」陳小春、錢嘉樂、王祖藍等,都慣叫曾志偉「爸爸」,多少感激他提攜知遇之恩。而近十幾年來,他又發掘不少新導演,像彭浩翔、黃精甫、郭子健等,現在幾位導演都獨當一面,他愛提攜後輩眾所周知。

「每個人都做過新人,做新人嗰時都好想有機會有前輩可以幫手,所以當我有能力,都想咁做。我自己覺得每個人喺自己行業裏面,一定有份責任感,做到咁上下,就希望幫番一啲後輩,幫自己行業做番啲嘢。

「無論電視、電影,我會盡量幫一啲人接替落去,所以game show由《獎門人》到《我愛香港》,見到一路愈嚟愈多人,我就係想將自己經驗同大家分享,但我唔會指明一定要跟住我咁做,唔會話你係『曾派』或者『曾系』,我只係將我過去咁多年做嘅嘢做畀大家睇,你鍾意邊樣,就自己去攞啦!」

志偉當龍虎武師出身,坦言以前從武術導演劉家良、洪金寶那裏所學受益不淺。「作為演員,每拍一部戲跟過每個導演,都係你師傅,睇到幾多就學到幾多,其餘就靠自己。」現在他亦本着此宗旨傳承經驗給後輩。「因為電影始終係藝術工作,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個性,要尊重個人風格。 所以我向來提攜新導演、新演員,都係先睇潛質,尤其是導演啦,我最幫到佢哋係搵老闆、搵演員。」

縮細自己

正如他這趟接拍《一念無明》,就是為了幫首次執導長片的新晉導演黃進。「我成日都話,大家都知畢加索好叻、張大千好叻,但係大家有冇睇過畢加索第一幅畫,張大千第一幅字?佢哋有雛型之後,先慢慢演變到落去。我自己都做過導演,第一部戲係最有火,最想講好多嘢,所以我好想幫新導演拍佢哋第一部戲。」

但志偉坦言,《一》片是他最怕的慘情題材。「我想拍開開心心嘅戲,聽完呢套戲個故仔咁灰,我唔鍾意,我話好難搵老闆,黃進話:『唔使搵,政府畀咗二百萬我拍,所以冇錢請演員呀!』聽佢講呢句,我更加難推,會以為我嫌冇錢唔拍,但睇完劇本我真係好鍾意,既然做就做到最好,之後幫佢打電話搵埋金燕玲同余文樂。」

對導演黃進而言,志偉是行內「大哥」、「巨頭」,但接觸新晉導演多,志偉自言精於壓縮自己,「千祈唔好擺出個大哥款,去到只做番演員本份,尤其唔會遲到,遲到嘅話,佢仲怯,都唔知打唔打畀你好,咁樣其實係耽誤緊時間,累人拍唔晒、搞到超支,同幫人嘅原意背道而馳,咁不如唔做!所以我拍呢啲戲更加準時,更加變咗一個小藝人!換轉我拍嗰啲好多錢嘅戲,我可能會遲到,可能會要求間大啲嘅房,買飯都要加多幾個餸,因為你大把錢,有乜嘢所謂呀,今日拍唔晒,咪聽日再拍囉!但係呢啲小本製作唔同,一定要盡心盡力!」

在圈中被稱為「爸爸」的志偉,提攜了《一》片編劇陳楚珩(左一)和導演黃進(左二)。去年台灣金馬獎,黃進便憑此片獲「最佳新導演」獎,而金燕玲(中)則成為「最佳女配角」。

 

《獎門人》系列中,志偉多年來栽培過不少主持人才,包括(左起)「獎老」金剛、錢嘉樂、林曉峰和阮兆祥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