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,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、東TOUCH、PCM電腦廣場、CAZ Buyer車買家、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-Magazine網站,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,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,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!
submit
submit
主頁  > 娛樂放題  > 留星語 2017 年 01 月 11 日

長街風景已變 曾醒明

走進電視城的古裝街,了無人影,一片荒涼,風吹來一陣寒意,正好是曾醒明的寫照。

六十四歲,把四十二年的青春,貢獻給TVB,去年六月忽然被轉職為顧問。到了大除夕夜,他如常早上八時半返到公司,直至晚上九時,步出TVB大門,正式離開企業傳訊部宣傳科副總監的崗位。

「我同TVB一起成長,甘苦共嘗的滋味,恍似寒天飲冰水,點滴在心頭。」

為了這份工,他經常挺身替公司擋子彈撲熄火頭,甚至犧牲個人榮辱,向公眾鞠躬道歉。

為了這份工,他放棄了陪伴兩個兒子的成長片段,由太太留守美國養育成才,最後更斷送了這段婚姻。

值得嗎?「已經成為事實,都無得返轉頭啦!」

事業不如意,或情場失意,曾醒明說,他從來沒有喊過。然而,當說到他努力了三十三年的「送炭到泰北」慈善項目,他竟然老淚縱橫,哭了起來。

「我怕死咗之後,冇人繼續去關懷呢班被遺棄嘅中國人。」他抹去眼淚,紅着眼說:「我總是對人哋好過對自己。」

原來他除了是傳媒界第一「關公」,還是慈悲的人間觀音。

 

 

 

 

悲劇人物

拉起人力車作狀拍照的曾醒明,就如車伕一樣,靠一步一步的打拼,捱出頭來。

「我初入TVB係初級公關助理,之後升做公關助理,然後到助理公關主任,跟住到公關主任,再升去高級公關主任,逐級一步步嚟,中間經過好多艱苦。」

曾醒明說,他做的是厭惡性工作,「我係跑腿,專掃蘇州嘢(屎)。我哋喺幕後鋪橋搭路,等其他人去行紅地毯。喺一啲典禮上面,藝人通常多謝乜姐乜生,但從來無人會多謝我哋宣傳科。

「喺最初嗰十幾年,有個同事畀咗我一個花名,話我係典型嘅電視悲劇人物,好悲涼,佢話TVB塞咗廁所又關我事,出嚟認錯又係我,人哋部門唔做嘅嘢,又係搵外事部。」

他以中學畢業學歷入職,自知條件不及別人,便以「將勤補拙」作為座右銘。「人哋個個有學位,佢哋唔做嘅嘢,我咪勤力啲做埋佢咯,我唔介意。」
遇到冤屈或激氣事,文質彬彬的他也會爆粗。「喺電視台,不論男女,粗口都好流利啦。有時我都會揾幾個感同身受嘅同事,圍埋爆粗,發洩完又繼續開工囉!」

四十二年的耿直態度,有如關公的忠肝義膽。「我又不敢自居,我出身寒微,又冇乜點讀過書,多得TVB畀好多機會我發揮。我只係好忠於我嘅工作同本份,公司交來嘅工作,我一定百分之一百做足。咁多年我都未發過明星夢,活動影相我一定企最角落頭。」

入職TVB 四十二年,他可謂一身幾十職,司儀只是其中一樣,過去十多年港姐冠軍的卸任演辭,都是由他操刀代寫。

 

他代表公司就港姐決賽一人一票「down機」事件鞠躬道歉。「有傳媒朋友形容係我嘅屈辱,亦有朋友戥我唔抵,但我作為對外公關發言人,只想令外界明白TVB 係有承擔,所以先鞠躬。」

 

明星女友

明哲保身多年,零八年馬賽因艷照事件,要在電視城會見傳媒,曾醒明拖着她的手出場,卻惹來緋聞,更令家人不快。

「當時馬賽話好驚,同我講:『曾爸爸,你睇我隻手好震呀!』我以心為心安慰佢:『咁我拖住你出去見記者啦!』點知世紀一拖,做晒C1頭條,好多人笑我艷福不淺,甚至笑到今時今日,我冇後悔,同事有難,我有責任令佢鬆弛神經。」

浸淫大染缸,群鶯亂舞,未想過有個明星女友嗎?「梗係冇啦!我入行時仲未結婚,七三年同第一屆港姐季軍劉慧德好熟絡,有一日一齊食完飯,喺廣播道散一陣步,點知啲記者撞見我哋,就笑我『阿曾走去追港姐。』

「我自此有個底線,告誡自己,藝員同我係兩個世界嘅人,唔好拍拖。後來有個女藝員對我好好,成日送朱古力畀我,又借頭借路約我食飯,我自然婉拒好意啦!」

 

物質補償

婉拒了女藝人的愛意,卻無懼愛神的到訪。他和圈外太太結婚後,育有兩子,為了令他們有更好的將來,一家四口索性移民美國,取得綠卡後,他留守香港賺錢供書教學養家,太太和兒子定居美國。

「我喺香港有份穩定收入,做佢哋嘅大後方,平時同兩個仔只係靠電話聯繫,感情畢竟有啲疏離。

「初初移民係寄人籬下,後來佢哋租屋住,行幾層樓梯又烏燈黑火,我覺得對家人有虧欠,咪同佢哋講不如買番間屋啦。有一日大仔打畀我,話佢同媽咪睇中間屋,要一個星期內落訂,我以為落萬幾蚊美金訂,點知係十萬美金,我霎時間邊有咁多錢?惟有周圍借錢囉。我冇辦法喺佢哋身邊陪伴成長,咪希望喺物質上補償番。」

在大仔大學畢業時,曾醒明知道他喜愛攝影,豪花四萬多元買了一部最新款單鏡反光相機作為畢業禮物。

「嗰時我人工好少,又想畀驚喜個仔,都忍痛照買,有人鬧我縱壞個仔,我希望咁做可以彌補佢失落嘅父子情。」

可是,他卻無力挽回因聚少離多而破裂的婚姻。「我都覺得虧欠咗佢,我哋為咗兩個仔,o依家都仲有往來。」

小學畢業後便移民美國的大仔曾漢棟愛好攝影,曾醒明樂於做模特兒,修補父子情。

 

大仔剖白

這一次訪問,曾醒明特別帶同從美國回港的大仔前來,「我想佢見識吓香港嘅傳媒運作。」

機會難得,自然追問大仔眼中的爸爸是如何?曾醒明更鼓勵他:「你坦白講得o架喇,唔使就住我。」

大仔靦覥地說:「其實自細爸爸都唔喺屋企,大家幾疏離,每逢父親節,我嘅心情都好差,直到讀大學時,多咗同佢傾偈交流,關係先好啲!

「喺我眼中,佢好為人着想,好無私,會為好多人付出好多,仲多過對自己屋企人,細過為咗呢個原因都嬲過佢,後來先慢慢開始明白佢。」

此文刋登之日,曾醒明已經和大仔身在泰國北部,展開興學扶貧的慈善之旅。「佢四歲時,我已經帶佢喺街派單張宣傳『送炭到泰北』。」

「我承認偏心大仔多啲!」曾醒明在大仔畢業後,穿針引線令他加盟TVB 美國分公司做製作助理,近日離職,陪爸爸到泰北行善。

 

訪問期間,大仔指令爸爸如何擺甫士,曾醒明都聽教聽話。「我自細好驚佢,因為細個曳,一曳就畀佢打。」大仔戰兢地說。

 

在大兒子眼中,曾醒明其實是他的偶像。

 

不是施捨

一九八二年,曾醒明首次踏足泰國北部的異域山區,探訪因戰亂落難當地的中國同胞,眼前景況,令他哭了很多遍,住在只用茅草搭建的所謂屋,睡在泥濘地上,吃粗玉蜀黍,穿破補的麻衣草履,過着無電無水的非人生活,令他立志要救他們出苦海。

「上到山頂嘅難民邨,我成身成頭都係泥,用椰殼裝住山水沖凍水涼,凍到隻狗咁,印象一世難忘。大家都係中國人,點解佢哋嘅生活同我哋係天與地?

「我記得嗰時有個陳將軍,初時以為我係間諜,拎支左輪手槍出嚟問我:你哋香港人唔係只掛住賺錢咩?泰北啲人關你咩事?後來佢被我誠意打動,相信我哋係真心行善。

「八六年我去到當地一間小學,個校長周大叔拖住我雙手,一路抖震咁喊住講:『我打慣仗,從來係流血不流淚,我一直以為香港人係好勢利,但見到你哋我好感動。原來你哋唔係呀!』

「我同每一個義工講,送禮物畀佢哋時要用雙手,同埋要彎彎腰,我哋唔係嚟施捨去可憐人,係送暖同關懷。周大叔嘅說話我一直牢記在心,我唔可以丟香港人嘅架,如果我放棄嘅話,火苗會冇咗,所以我即使到死嗰日都唔可以輕言退縮。」

此時曾醒明激動地哭了起來,六十四歲的眼淚,裝載有千斤重的使命。

在他的TVB 辦公室,一直擺放有柏楊的《異域》。就是這本書啓發他此生幫助流落泰北的中國人,創辦「送暖到泰北」慈善活動。

 

每次到泰北探訪,他都帶去大量支援物資,所得善款都是100%用在受助人身上,自己及所有義工的機票食宿都是自費。

 

為了那裏的貧困難民,他流過無數眼淚。「每次返到香港,我都有個幾兩個月嘅心情未能平復。」

 

為誰哭泣

自小生活窮困,要靠吃麵包皮充飢的曾醒明,即使身居要職,因工成便,能嘗鮑參翅肚,但他對物質毫不重視,衣服不尚名牌,「我食一世快餐都好滿足,去完泰北,以後食乜都係美食。」

為了想有更多善款援助泰北,他索性期期買六合彩。「當然係唔中啦!我成日問,點解我咁渣,如果我有多啲錢,咪可以幫多啲人,起多啲學校呀石屋呀水井呀。」

在一個十二月的寒雨晚上,他捧着一大疊「送炭到泰北」的宣傳信件,於凌晨三時多,走到旺角弼街的郵筒寄信。「經過一支支街燈,有幾粒雨粉灑落嚟,又濕又涷,我覺得好似孤身走我路,好淒涼,雙眼不禁垂淚,問自己點解咁折墮,為誰辛苦為誰忙呢?不過瞓醒一覺,又繼續搏過咯!」

試過被人騙去幾十萬積蓄,又被途人吐口水咒罵:「香港夠多乞衣,你又唔去幫?竟然走去幫泰北?」歷盡艱辛,飲盡雪霜,一三年站在用善款重建的泰北學校操場,抬頭望向校舍,百感交集,他的眼淚滾滾地流下。

眼前的曾醒明,一邊回憶,一邊飲泣。行善路上的荒涼,孤身一人月下獨行,即使長街風景已變,那顆熱血丹心,至死也不會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