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,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、東TOUCH、PCM電腦廣場、CAZ Buyer車買家、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-Magazine網站,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,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,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!
submit
submit
主頁  > 時事  > 新聞專題 2017 年 01 月 11 日

獸醫王啟熙:邊個話獸醫得豬朋狗友?

曾是漁農署首席獸醫的王啟熙,現在是城大動物醫學院總監,近日他正忙於砌積木,將兩年前親自收屍肢解的四十呎鯨魚骨重新組合,製成標本放在學院做生招牌。「我之前無劏過鯨魚,佢啲皮極厚,用牛肉刀劏十幾分鐘刀鋒就鈍,要磨番利,用電鑽起肉,肥膏纏住個鑽頭郁唔到,結果我用了三日先完工,沖五日涼仲係一身腥臭,老婆要掩住鼻瞓。」他笑着憶述。

王啟熙在城大的辦公室,四周都是動物標本,猶如一個小動物園。 

那一次的難得經驗,令他成為全港首個解剖角島鯨的人,近日城大更獲海洋公園捐贈熊貓「佳佳」的骨頭,計劃製成教學標本。「做獸醫好多嘢試,所做嘅有時唔止影響動物界。」他過去所做的,正是個好例子。

獸醫這行業,很多人以為每日的工作就是困在診所裏,跟貓狗豬牛羊做朋友。曾在漁農署任職十六年的獸醫王啟熙,家族三代出了二十多名醫生,當年他反傳統到劍橋大學讀獸醫,阿爺亦贈了他一句:「做乜鬼獸醫,日後的朋友都係豬牛羊。」

一眨眼十多年,王啟熙除了有大堆「豬朋狗友」,也做過殺雞劊子手、防禽流感先鋒、閹牛隊話事人,挑戰日日新鮮。五年前他毅然辭工,轉到城大籌備動物醫學院,埋首做教育。而他最想做的,是推廣獸醫這門學科,不止為豬牛羊謀福,也為下一代,「公共衞生、食安、環保乜都關事」。

兩年前王啟熙自動請纓為擱淺死亡的角島鯨善後,將骨頭製成標本,如今大作幾近完成。

殺雞閹牛乜都試

王啟熙九六年在劍橋大學讀畢獸醫課程回流,隨即加入漁農署由普通獸醫做起,誰知收到的首項重大任命,不是拯救動物,而是殺雞。九七年,香港驚爆全球首宗人類感染禽流感個案,全港過百萬隻活雞不留活口,他就做劊子手。「當時無人知點殺雞,我就用二氧化碳焗死啲雞,再放入黑膠袋,點知雞爪篤穿膠袋,焗唔死,要轉用垃圾桶。」

這場「大屠殺」持續了數星期,王啟熙之後放下屠刀,奉命做防疫,用了五年為雞農引入禽流感疫苗,「近十幾年,香港只有一個雞場爆過禽流感,反而美國、歐洲成日有新個案。」○三年沙士爆發,他趁機到美國攻讀動物預防傳染病專科碩士,成為全港首個傳染病學專家。

除了留守漁農署,他還做過動植物公園的獸醫,由傳染病學專家又一變成為愛心爆燈的仁醫。「遇過一隻南美箭毒蛙,身形比我隻手指公仲要細,佢唔肯食嘢,我用放大鏡檢查一輪,先發現佢個屁股經常無故跌出嚟,於是一針針幫佢縫番好。」

一一年,老闆又給他重大任務,就是解決大嶼山梅窩及元朗錦田的牛患,「村民話啲流浪牛食晒農作物,影響衞生,仲成日蕩來蕩去衝出馬路,但動物組織反對殺牛,兩邊傾十世都無人讓步。」這難題卻難不倒他。他牽頭成立了兩支「牛隊」做和事佬,「我幫啲牛絕育,長遠可控制牛隻數量,又唔使殺生。」之後還幫牛隻套上全球定位頸圈。

王啟熙跟城大動物醫學院院長禮哲教授(左),正籌備今年九月開辦的六年制獸醫課程,課程破天荒跟全美首屈一指的康奈爾大學獸醫學院合作。

辦教育幫人類

十幾年來,王啟熙身份百變,獸醫生涯多采多姿,惟他偏偏選擇在一二年辭工。「近三十年發現的新傳染病,有逾七成由動物傳畀人類,但香港有七十幾個農場,豬、雞、魚乜都有,就係無獸醫專門照顧佢哋健康,呢個好明顯係教育問題。」這想法促使他加入城大,參與籌辦今年九月開辦的六年制獸醫課程。

一二年王啟熙加入城大,與同事一起籌備獸醫課程,期望利用以往的經驗作育下一代。

他指根據獸醫管理局的最新數據,全港現有七百○一名持牌獸醫,當中六成是外國人,「留港行醫嘅少過呢個數,有專科資格的仲少,大部分唔係香港人,一半唔係長駐香港,搞到好多農場同動物福利機構都請唔到人。」長遠更影響多方面,「好似養魚咁,魚身唔靚無人買,先有人用孔雀石綠殺菌,但如果有獸醫幫手改善魚場的飼養環境,根本唔需要落藥。呢個係食安問題。」
最近,王啟熙經常出入魚場做研究,「依家業界用的漁網,個幾月就生滿藤壺同青口,阻住水流,令細菌滋生,啲魚就會周身病痛,我發現銅網無呢個問題,依家做緊研究證明,同游說業界轉用。呢個係防疫同動物福利的問題。」

看到這裏,不難發現王啟熙百足咁多爪,他笑笑口說:「阿爺當初驚我搵唔到食,但其實讀獸醫做好多嘢都得,唔一定要做診所獸醫,好似以前就有人發現,生劏豬會令佢哋產生害怕的荷爾蒙,啲肉難食好多,所以如今肉公司會先焗暈啲豬。一個發現,令豬的待遇同肉公司生意都好咗,幾有意義。」早年,他的表弟亦被感染,決定做獸醫,看來他轉行做教育,是件好事。

除了在漁農署工作,王啟熙亦做過動植物公園獸醫,幫珍禽異獸睇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