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,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、東TOUCH、PCM電腦廣場、CAZ Buyer車買家、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-Magazine網站,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,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,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!
submit
submit
主頁  > 時事  > 封面故事 2016 年 12 月 11 日

南豐母女爭產案 陳慧芳首度親述姊妹情仇

南豐集團家族在過去七年爆發連串爭產官司,其中已故創辦人陳廷驊的前妻楊福娥,一○年狀告幼女陳慧慧分產安排不公的民事訴訟,拖拉至上周二終於有裁決,楊福娥獲判勝訴,預計可追回八十三至八十七億元。

事件另一焦點是,法官罕有地以不少篇幅分析被告陳慧慧與胞姊陳慧芳的關係,指她根深柢固不滿胞姊,且用盡所有機會去批評對方。

面對外界認定姊妹之間為錢反目,被法官形容證供有說服力的陳慧芳,接受本刊獨家專訪,首度親述多年來的姊妹情仇,除了心痛對方寧願分家,也不願跟她共同打理集團業務之外,更披露是因父親病危期間的一件事,令她對胞妹心死。

陳慧芳強調從來不想分家,更曾為此寫家書給胞妹痛陳利害,以及忠告她不要被周遭疑立心不良的人利用,無奈對方未有理會,加上二人處事方法南轅北轍,結果還是要分道揚鑣。

陳慧芳表示十分懷緬八十年代一家人相聚的開心日子,後來因分家問題與胞妹關係出現變化,令她非常痛心。

「雖然我跟慧慧年齡相差八年,並於初中時去了美國讀書,她後來亦去了瑞士升學,但爸爸對我的管教十分之嚴,每當學校放長假一定要回家;所以暑假、新年等日子,一家人都會聚首一堂。最開心是八十年代,當時我已嫁人,慧慧也早婚,兩姊妹相繼生兒育女,我生了兩個仔,她生了一子兩女,令陳家人口大增,好不熱鬧。」陳慧芳娓娓道來過往彌足珍貴的家庭樂。

她形容那段日子一家人都能夠真誠相待,沒有半點猜疑,「每逢暑假我例必與兒子回港跟父母同住,慧慧也會帶子女來大宅一起玩,然後我們又會去她的家。她和父母到美國探我時,大夥兒就去父親送給我的牧場遊山玩水,十分寫意。最令我難忘的是,父母每次看着孫仔孫女走來走去,都顯得非常高興和滿足,絕非有錢就可以得到。」

 

 

陳慧芳(上圖及下圖,後左)及陳慧慧(上圖及右下圖,後右)以往常在山頂中峽道的家族大宅聚首,與父母慶祝生日及吃飯共享天倫。

 

助父打理美國業務

婚後定居美國的陳慧芳,雖然在南豐集團無職銜,卻一直協助父親打理美國的業務,多年來沒有想過要爭些甚麼,即使九六年陳廷驊被證實患腦退化症,接着又確診前列腺癌後,胞妹逐步接班打理南豐,她亦從沒過問。

直至○三年,她突然接獲香港來電,得知父親因為簽了很多文件而感到徬徨,要求她從美國回港協助處理,自此兩姊妹的關係便起了變化。

「當年回港後發現的其中一個問題,是父親有逾百億元資產轉到一間由慧慧持有的公司。她解釋是父親為避遺產稅的安排,但父親後來要求慧慧將該公司一半股權轉給我,讓我們共同持有該筆資產。」陳慧芳認為,這是既簡單又公平的處理方法,可是陳慧慧一直沒有執行,並建議父親作出其他分家產方案。

對於陳慧慧在庭上表示,兩姊妹是因分家產而決裂,陳慧芳並不認同,「我從來不想分家。俗語有云: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;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兩姊妹為甚麼不可以一起打理父親的生意,而堅持要分家呢?」

陳廷驊(右二)享受孫兒陪伴在側的家庭樂,圖為一家人在大宅門外留影。

親寫家書勸妹回頭

陳慧芳透露,當時看到胞妹周遭有一些疑立心不良或背景有問題的人,於是親自撰寫一封家書勸她回頭,其中一句是「齊家合理過分家」,並指其身邊有太多「烏蠅」,忠告她不要亂信讒言被人利用。可是家書沒有得到回應,最終還是分家產收場,令陳慧芳感到非常心痛,並無奈地說:「或許因為我做人處事實在嚴謹,跟她的管治理念很不同,所以我們始終無法共事。」

她強調從沒有跟胞妹決裂,但父親病危期間發生的一件事,令她對胞妹由心痛變為心死。

據悉,一二年初陳廷驊的癌病突然惡化,醫生團隊認為他已時日無多,跟其家人商議後,決定盡量減輕其生理上的痛苦。陳慧芳於是求助父親在美國的醫生,獲推薦服用一種新藥「阿比特龍」,並即時速遞來港給陳廷驊。

可是有人得悉該藥由陳慧芳安排,且在香港並未註冊,即加以阻止,堅持要由主診醫生另外購入。結果陳廷驊廷遲了數天才有藥食,期間腫瘤進一步惡化致令他大量出血,直至用藥後情況才回復穩定兼癌指數一度下降。

至於今次陳慧慧與母親就家族資產的分配問題鬧上法庭,根據入禀人楊福娥稱,○三年陳廷驊突然向她表示,忘了為何將持有逾一百五十億元資產的陳氏控股,轉到幼女陳慧慧名下,楊於是向遠在美國的長女陳慧芳求助。陳慧慧當時解釋,該筆資產是父親為避遺產稅,故以餽贈形式轉移給她。

同年,陳廷驊為公平處理陳氏控股資產一事,要求陳慧慧將該公司一半股權轉給陳慧芳,但最終沒有落實,他惟有考慮其他解決方案。○四年八月,他決定按○三年時提出的一個方案,給兩名女兒各四十五億元資產,當中大部分為物業,但在分產文件中註明:「每人所分得的四十五億元,其中十五億元要送給陳太(楊福娥)。即陳太、陳慧芳及陳慧慧,同樣分得三十億元資產。」

 

 

楊福娥(上圖)指幼女慧慧(下圖)在分產時隱瞞物業升值,遂入稟法庭要求推翻該次分產方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