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,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、東TOUCH、PCM電腦廣場、CAZ Buyer車買家、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-Magazine網站,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,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,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!
submit
submit
主頁  > 名人薈  > 名人專訪 2012 年 05 月 25 日

硬頸女王 劉健儀

上星期,立法會的「拉布戰」現場,

幾個男人在議會內你一言我一語,一個披着絲巾的女人步履蹣跚走出議事廳,

她是自由黨主席劉健儀,當時為反拉布絕食抗議第廿四小時。

她的血壓升至二百多,醫生說有中風之險,此舉是搵命博;

建制派口痕友卻指她有搶鏡之嫌,此舉為博出位。

是哪種「搏」難下定論,惟她做事夠搏夠硬頸,卻是肯定的。

「幾姊妹中我最硬頸,無數次認為做不到的事,我都打破到。」

家裏沒男丁,她自封為「劉家之子」,不可以被人睇死;

年輕時無錢留學唸法律,她自修搞掂,

「點解一定要係仔才可以爭氣?女都可以。」

然後,她被前夫迫令「充軍」,開展自己的律師樓,

「成世人都是要接受未遇過的事,由零開始,再來一次。」

所以特首選舉中寧投白票都唔投梁振英、積極考慮九月參加立法會直選,

對她來說,不是太陽由西邊升起的事。

「世上無難事,只怕有心人,

看似好難的事其實是可以做到的。」

自由黨上屆直選全軍盡墨,

假如「硬頸女王」去馬,會否再次打破宿命?

人生路縱橫交錯,劉健儀走過不同的分叉口,下了決心便勇往直前。由廣告妹考做律師,再躋身議會,缺少半點堅持和能耐,都不能在立法會立足十七年。

上月缺席建制派與梁振英的「大和解飯局」,她堅稱自己不是唔畀面,「一定要那晚見面嗎?第二次都得啫。」

「你話我硬頸都啱,因為我不願意為他犧牲其他正經的活動,我要做嘢,那飯局是可食可唔食。」這個「他」是指候任特首梁振英,劉健儀缺席了上月建制派的「大和解飯局」,她如此解釋。

「那頓飯只是建制派一兩個月一次的飯局,甚麼『大和解』是你們(傳媒)叫的,我當日唔得閒嘛。」她口中的正經事,是與黨友開會,事後同事公開她在快餐店吃豬扒飯的相片,劉健儀被讚「有骨氣」。

「咁啱食豬扒飯是有骨的,叫的時候完全無這個考量。」說到這裏,她笑了,並堅稱已有自由黨代表出席,不存在唔畀面的問題,「不是佢請我食飯喎,是自己請自己食飯,AA制的,不去有幾唔畀面呀?不相信他咁小器囉。」

你有你食飯,我有我開會,劉健儀亦未埋新特首堆,「選特首我投白票,因為我不認識他(梁振英),對他無信心;現在選了出來,會盡量監察佢。」

劉健儀師承錢開文學書法,「見過田北俊識寫大字,無理由我唔得。」於是她與周梁淑怡一同拜師學藝,後來只有她堅持,以後每年自由黨的揮春都由她操刀。

劉健儀十分敬重父母,從不下廚的她為了o氹○四年中風的媽媽(坐輪椅者)開心,跟着食譜學煮九大簋孝敬父母。圖為她的兒子四年前在加州州立大學畢業時,與父母和姐妹的大合照。